屍魂身 - 癡人說夢

Add   Comments

一個黑影般的某不明物沒有軀體, 偶然撿到一顆頭似乎很合適, 灰溜溜地模樣潛近撐起那死白的臉孔, 第一次張開眼睛觀看這個新奇世界時, 腦海便產生各種難以想像的念頭. 屍魂飄盪各處不知過了多久, 逐漸湊成一個人身; 卻獨缺了一顆活跳跳的心臟.
他應該可以被稱為人這種生物吧?
雖是拼湊的身體, 各器官卻有獨特的脾氣, 怎麼看都像是個怪人. 所幸右手來自擅長藝術的人, 隨手一揮可偽裝他的外型,在別人眼裡像是一般人. 而右手正是由左手從別人身上活生生扯下套進這個軀體的. 於是這左手很得意, 除了那顆有先見之明的腦袋外, 其他的部分都不看在他眼裡.

某次, 左手看眼睛不順眼,挖了右眼換成變色龍的眼睛, 靈活地轉動的樣子讓左眼嚇得閉起來, 唯恐也被挖出來換成別的魚眼, 鳥眼甚麼的.
又某日, 因為右腳來自會跑跳的運動員, 於是左手嫌左腳不夠努力; 配合不足, 以致一直不能找到適合的心臟, 所以剁掉那隻左腿, 但臨時找不到適合的腿, 只好先換成兔腿. 原以為可以跑得更快的, 此時一長一短的更難配合, 跑跳不再方便. 其他器官怕惹火了強勢的左手, 畢竟許多器官組織都是由左手摘來組合的. 這會也只好噤聲...

屍魂身怪模怪樣的, 惹得右手抱怨著很難化妝成"更像的人".
其他部分器官私下討論起來, 避開了左手; 趁著它枕在腦袋下睡覺時, 悄悄舉辦了秘密聚會.
嘴巴首先清清喉嚨說話, 充當本次聚會的發言人. 大家都清楚, 只要嘴巴不多嘴; 話便不會傳到左手那兒去. 而且根據可靠消息來源, 右手經常塞些甜頭點心什麼的給嘴巴吃. 右手深怕哪次惹得左手不高興, 說不定連他都給拔了! 於是右手和嘴巴眉來眼去的終於促成這次密談.
與會氣氛剛開始顯得冷清, 沒部門敢發難, 只聽到竊竊私語的騷動聲. 在嘴巴首先發話後, 先歡迎變色龍右眼和兔腳先生的加入. 並官腔地盛讚此種"異種同盟"的偉大好處. 當然沒人敢保證何時輪到自己被換掉, 討論內容開始大膽起來.

『我好怕下次被他擰掉。。。』 最靠近左手的左耳上次看到左手愛撫著別人的耳朵, 認為他看中別的耳朵, 有些擔心的說著.
『每次他扭了別的器官過來時, 我都緊張得想作嘔.』 膽子苦著泌出膽汁說出感想, 胃也點點頭表示同意.
『自從我來到這裡之後, 最多只能看到180度的半邊世界了!』 右眼仍維持無表情地咕溜溜的轉. 出乎意料外的發言來自變色龍眼睛.
這時候腸仔悶哼一聲, 又放了個響屁, 說道: 『我可沒你們這些壞心腸去算計別人。。。』 說完便不再做聲. 但是這聲響屁之後的直言卻惹得眾怒難平.
『就是你這種自私的想法, 我們才會至今找不到人的心!』 眾器官鼓噪起來, 轉眼間把討論的重點轉移到尋找心臟的責任上.
『左手實在太跋扈了!』 雖然右手是左手提攜的後輩, 面對變調的密會仍趕緊做出這樣結論.

雖說強勢的左手不怎麼討好, 以前他還找到一個頗有份量又勤奮的大陽具裝在身體上. 連我在夢中都忍不住讚好: Good job!
秘密聚會最後的結案是: 把左手換掉.

嘴巴向左手放出假情報, 說是耳朵聽見在某地有顆活心, 該趕去取回免得停止跳動. 把責任先推給耳朵, 氣得耳朵脹紅不說話, 怪嘴巴不夠意思.
屍魂身向山林前去, 途經溪澗時依照計畫般, 兔子左腿假裝失足; 那支強勁的右腿往山壁大石縫跌去. 左手本想扶住大石穩住, 卻被右手趁勢推往石縫, 就這樣緊緊卡住. 之後整個身體往反方向蹬入溪床裡, 左手也因此分了家. 被強制拔離軀體的左手動了幾下便僵靜下來; 不再屬於活物.

這叛離的一幕過於血腥, 右手趕緊遮住不忍觀看的左眼, 卻聽見嘴巴發出驚呼! 原來右眼咕嚕嚕地轉, 少了左眼視覺干擾反而更清楚看見另一端地上有著久尋未果的一顆活跳跳的心. 剛剛似乎經歷一場死鬥, 遍布的血痕在激烈爭鬥中畫滿天地空間. 死神們正一塊一片地切割著傷者的靈魂, 每割一塊, 靈魂飄了開, 那邊就失去知覺. var types=[BootstrapDialog.TYPE_INFO];$.each(types,function(index,type){BootstrapDialog.show({type:type,title:' Detail',message:'死神的長相不是哈利波特裡催狂魔(Dementor)飄忽的造型, 也不像頭戴高冠的鎖鍊勾魂或牛頭馬面般. 而是有點像希臘神話裡的牧羊神(Pan), 高約80~100公分, 能瞬間轉移位置快速地空間跳躍. 切割靈魂時像是手爪耙過, 會發出淡金色的光芒, 死神就是吸取這種淡金色的光芒存活. (夢裡感知到存活對他們也不具意義, 是種本能吧!)',buttons:[{id:'btn-ok',label:' GOT IT',cssClass:'btn-primary',autospin:false,action:function(dialogRef){dialogRef.close()}}]})}); 腦袋催促要趁著心尚未停止前取得, 但以前負責此事的是左手, 各器官互相推諉; 誰也不敢動手, 眼睜睜看著那顆活心停了下來.
失望洩了氣的屍魂面對一顆死心, 和另一頭卡在石縫僵冷的左手, 才發覺左手正是原屬於這砍殺中死去的人. 左手終於回歸原主的命運裡.


Author Summary
屍魂身 - 癡人說夢
Subject : 屍魂身 - 癡人說夢
Author : - Dream Talker Updated at: 9:21 PM
Votes : 100% - 5.0 - based on 2015
Just a dream. 死神們正一塊一片地切割著傷者的靈魂, 每割一塊, 靈魂飄了開, 那邊就失去知覺 (*). 腦袋催促要趁著心尚未停止前取得, 但以前負責此事的是左手, 各器官互相推諉; 誰也不敢動手, 眼睜睜看著那顆活心停了下來.
5 Stars - Reviews
留言提示 - Comment Tips
◆ 如果您有任何想法或意見,歡迎參與留言。
◆ Disqus匿名留言,信箱及個人資訊不會公開顯示。
◆ 請多使用社群帳號留言,可簡化流程並訂閱回復。
◆ 『私密留言』請使用Google+分享按鍵,留言須使用『@Mark X』在訊息中,以免遺漏通知。
◆ G+ 訊息中指名分享對象的參考文件: 『 說明
  • Disqus
  • Blogger
  • Facebook
Anonymous left your nick please